太仓树杈

返祖 16

stucky007:




16、理论

“你们在争执中不小心亲了一下?”艾瑞克怀疑地问。

史蒂夫沉默着点头。

医生沉吟着,修长的手指敲击文件夹:“从人际关系来说,人们在争吵或争斗时,肾上腺素飙升,血液流速加快,心脏跳动激烈,的确会产生与性欲相似的错……你再说一遍,你们不小心亲了一下?”

艾瑞克无法相信,皱着眉头打量奇妙的志愿者。

“就是我们又吵了起来,气氛又开始不友好,然后不小心亲了一下。”

史蒂夫把说过的话重复一遍,语气像在说“我们不小心买了两袋洗衣粉”。

“你们得有多粗枝大叶才能不小心到这个地步?像为国王钉马掌的那个家伙?”

史蒂夫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,似乎想摸摸嘴唇,又克制住:“像艾瑞克和查尔斯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他们是朋友,他们不小心上床了。”

“嘿!”艾瑞克在这场谈话中第一次将语调提高到这个地步,“你们跟他们不同,他们是故意的!”

不小心接吻的史蒂夫和“光明和光明”,与故意上床的艾瑞克和查尔斯,完全是两回事。

史蒂夫沉默着把头转到靠窗的那一边,眉心微微聚拢,眼神坚定地望着窗外的绿树。

通过这一天的交谈,艾瑞克已经了解到,史蒂夫这种神态和姿势意味着他那种“我不跟你吵,我坚持我的观点,你也可以坚持你的观点,这是你的自由……我们走着瞧”的想法。

“那么,”艾瑞克的眼底浮现出一点不怀好意的色彩,“感觉怎么样?他很棒吗?还是相反?”

艾瑞克没有迎来史蒂夫的窘迫、迟疑或者谎言。

史蒂夫把目光收回来,眼睛一如既往地清澈而深邃,如果有蓝色的岩石,那一定像他的眼睛那样,坚实可靠。

“奇怪的是,感觉非常好,这才是我——我们无法了解的地方。”史蒂夫用“出乎你的意料吧,惊喜大礼包!”的语气,探究着。

成年以来第一次,艾瑞克真正的无言以对。

史蒂夫那理所当然的说法,自以为能给艾瑞克一个大惊奇的态度让艾瑞克沉默了长达一分钟。

“你觉得你跟‘光明和光明’接吻很棒,”医生谨慎地说,“你觉得这个结果很出人意表?”

“是的,”史蒂夫依然是毫不回避的看人方式,“你虽然一直调侃我们,但是你也没想到我们真的会接吻,而且接吻的感觉很好,不是吗?”

艾瑞克倒是真的没想到他会果断承认,还用毫无自觉的态度将了艾瑞克一军。

“围观的人是什么反应?”艾瑞克颇费了一番功夫才让自己想起这个问题,以他的灵敏,本应该在史蒂夫说出“不小心亲了一下”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之后就发起这个既强力又迂回的攻击。

史蒂夫还不至于说出“我太沉浸于那个激烈的吻,以致于没注意其他人的反应”这种实话,他只是摇头:“最后弗瑞先生让我们下周去复诊。”

实际上,弗瑞是这么说:“我必须下达病危通知单,你们可以停止一切治疗手段,最多下周再来复诊一次,先生们,享受弥留前最后一点自由的时光吧。”

他那威严的脸上甚至露出了类似“挣扎吧,挣扎吧,我可怜的小病人们,你们就无力地进行最后的舞蹈吧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这样的阴险微笑。

一瞬间真有点像某些神话中可恶的独眼巨人。

听到噩耗后不久就到了史蒂夫和艾瑞克约定的时间,按照他们事先说好的,要把他和“光明和光明”的故事统统倒出来。

到了这个地步,艾瑞克再次取回控场的力量,他用目光对史蒂夫展开测试,来评估这个男人是否能接受他的理论。

“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,你就猜出我在进行返祖研究,”艾瑞克的声音恢复稳定,那种掌握一切的绝对力量感再次回到他身上,“我的确在进行这个研究,我有一个理论,两性……包括同性之间,他们有时会爆发出难以自控的感情,这种感觉无法言说,有时美妙,有时艰涩,这不是人们通常说的罗曼蒂克,而是人类祖先的基因苏醒了,在叙说它们最本能的需求。”

史蒂夫敏锐地说:“你指艾瑞克和查尔斯?”

艾瑞克的专业素养还是很过关的。

“我是说你和‘光明和光明’,”从他的声音里甚至听不出不满,“你在回避我的问题,罗杰斯先生。”

史蒂夫再次让艾瑞克感到奇妙,他没有否认,脊背挺直:“可以说详细点吗,医生?”

他的态度像求知的学生。他是真的想弄懂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“我手里有一些比对样本,是我认为他们身上出现了返祖现象的爱侣。无论按照什么标准来说,他们都是看上去不可能在一起的人,兴趣、爱好、观念,有的还有性别,完全不匹配,可他们就是深深相爱……”

“那‘光明和光明’和我肯定不是,”史蒂夫有了结论,“我不是同性恋,他也不是,可假如——我是说假如我们是同性恋的话,那就是最般配的一对。”

这就是认为“我们不小心亲了一下,但这没什么”的人说出的话。

艾瑞克决定继续说下去:“我对他们做了些测试,他们起初往往坚信对对方抱有纯洁的友谊,可是只要对他们稍加催化,甚至不用外力干涉,只要给他们合适的时机,他们就会像被火星点燃的干草堆,燃烧起对彼此的爱意。到了这个阶段,如果检验他们的血液和基因,就会发生一些奇妙的现象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史蒂夫有点不好意思地挥挥手。

“是的,他们就会发生肉体关系,然后会嘴硬一段时间,视个体情况的不同,这时间有长短,接着无一例外接受事实,”艾瑞克沉稳而具有压迫感,“你不觉得你和‘光明和光明’非常符合这种情况吗?你们欠缺的只是一个契机,让我对你们做全面的检查,一般来说,出现返祖现象后,五感、第六感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增强,最后虽然不至于成为超人,但打破一些竞技体育的世界记录还是轻而易举的。”

“我明白你的心情,医生,”史蒂夫也取回了冷静,“我不喜欢把人当研究品的做法,但我真的理解科学家对于科研的狂热,也理解人类社会离不开你们的狂热……不过我们真的不是,我知道可能是的例子,跟我们还是有不少不同之处的。”

艾瑞克的热情瞬间被挑起,眼神询问着史蒂夫。

“艾瑞克和查尔斯。”

屡次被提起,艾瑞克感到一阵“审美疲劳”般的无奈:“他们是典型的朋友……”

“是的,他们坚信彼此是朋友、上床、嘴硬,完全符合特征——我们不同,我们曾经是朋友,我们没上床,而且丝毫不嘴硬。”

评论

热度(258)